800小說網 > 皇叔寵妃悠著點 > 第1534 荷包定情

第1534 荷包定情

800小說網 www.rstiyn.icu,最快更新皇叔寵妃悠著點最新章節!

    因為,她握住了帝聿的手,亦握住了什么東西。

    帝聿手上有東西。

    商凉玥下意識去摸,“這是什么?”

    入手的是錦緞的東西,觸手極軟,錦緞上有針線的凸起,旁邊還有穗子。

    穗子……

    這是……

    商涼玥腦子里電光火石,出現一個物什。

    荷包……

    王爺的掌心里,是荷包……

    商涼玥愣住了。

    帝聿手心里能拿著的荷包,除了她繡的,還能是誰繡的?

    可商涼玥記得,她給帝聿繡了兩個荷包,兩個荷包都是半成品,而一個被放在了王府,一個被她扔了。

    實實在在被她扔了。

    并且是剪碎了扔的。

    當時她心中決然,對帝聿未有半點念想,便想著,把所有有關他的東西都給扔了。

    既然要放下,那便要放下的徹底。

    未曾想,兜兜轉轉的,她們又走到了一起。

    而現下,他手中有一個荷包,那這個荷包是……

    商涼玥心里頓時說不出的感覺來。

    她能猜到,甚至肯定,現下王爺手中的荷包是當初在王府里的她未繡完的半成品。

    他在拿著她的荷包。

    一直拿著……

    帝聿凝著商涼玥,未說話。

    因為來的是她,所以荷包他未放懷里。

    她察覺到了,他也不會躲藏,遮掩,更不會多說什么。

    他的心意,她一觸便知。

    商涼玥確然一觸就知曉,到現下,被帝聿凝著,她反倒說不出話來。

    人在絕情的時候,是什么絕情的話都可以說出來的,什么絕情的事亦可以做出來的。

    她這個人,做不到分手后還做朋友。

    她也未想過和好。

    如若不是帝聿追來,用了無數手段,她現下真不會在此。

    在她心中,決裂了就是決裂,碎了的東西,并不能復原。

    但現下,她覺得,感情不是。

    “待戰事了,繡一個完整的荷包給我,可好?”

    帝聿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整個包進掌心,和著他掌心中的荷包一起。

    商涼玥的心跳,快了。

    荷包定情。

    他的意思是,待戰事了,他們如以往。

    商涼玥未曾想,帝聿會突然說這話,給她來了個措手不及。

    同時,他這話讓她想起了她們未分手前他說的話。

    待戰事了,娶她。

    他要娶她。

    而現下,他便要兌現當初的諾言。

    實話說,成親這個事,商涼玥從來不覺得有多重要,她覺得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有沒有那張束縛都未有關系。

    但現下帝聿這般暗含鄭重的說出來,她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期待,迷茫,害怕,不安。

    這感覺尤其復雜。

    就好似面對求婚一樣。

    是了。

    求婚。

    要走進婚姻,家庭,財米油鹽的那種感覺。

    她不知該如何回答。

    尤其兩人現下還未真的和好。

    她……

    “藍兒……”

    帝聿握緊她的手,吻落在她鬢間,嗓音低啞,“答允我。”

    “……”

    商涼玥腦子漿糊了。

    答允他。

    戰事結束,成為他的妻,她們……

    “王爺。”

    不合時宜的一聲響起,商涼玥迷迷糊糊的腦子一瞬清醒。

    與此同時,她飛快推開帝聿,退到一邊,離帝聿遠遠的。

    帝聿,“……”

    商涼玥站在那,看見那被自己推開的人,再看向門外。

    暗衛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不是在廂房。

    她,聽錯了……

    她以為暗衛在廂房……

    帝聿看著商涼玥動作,拉過她的手,把她拉到凳子上坐下,出聲,“進來。”

    廂房里漆黑,帝聿怕商涼玥被絆到什么摔著。

    商涼玥坐到凳子上,暖意從心底侵襲。

    她看著那站在身前的人,腦子不漿糊了。

    她給他繡了兩個荷包,最終都無疾而終。

    但,她想給他繡第三個荷包。

    完整的,獨屬于他的。

    暗衛進來,跪到地上,“王爺,泯州來信。”

    泯州來的信,那便是關于南伽的。

    商涼玥心中情緒瞬間變化,她看向暗衛。

    暗衛把信呈上,帝聿接過,“退下。”

    “是!”

    暗衛退下,帝聿拿過信往前走。

    不過,他走了兩步停下,轉身看著商涼玥,“藍兒。”

    伸手。

    商涼玥看著黑暗中的掌心,嘴角彎了起來。

    她起身,手落在那寬厚的掌心,與帝聿走進一間密室。

    密室在天香酒樓的地下,如之前在離蘭州的天香酒樓一般。

    密室里燃著燭火,一片亮堂。

    帝聿對她說:“去歇息。”

    這是他最在意的事。

    這里雖是叫密室,但實則就是如一間臥房,該有的都有。

    床更是少不了。

    商涼玥看帝聿這深黑,暗藏壓力的雙眸,攤手,“OK,我去歇息。”

    “你忙。”

    她來到床前,脫了靴子便躺床上,閉上眼睛。

    帝聿見她閉上眼睛了,坐到書案后,拆開信。

    “大公主還未到泯州城,但這幾日遭到了泯州百姓的激烈抵觸,雖未動手,現下泯州城卻已然是一片沸騰之聲。”

    “照此情形,大公主若到泯州城,定會有百姓動手。”

    “而近日,遼源暗中與南伽多有走動,尤其是南伽巫師。”

    “遼源與南伽巫師有聯系,就連南伽帝亦時常去見巫師。”

    “我猜想,他們可能想合謀,一同對付帝臨。”

    信上是熟悉的字跡,紅閆的。

    他這幾月一直在遼源和南伽之間碾轉。

    現下,他在南伽。

    帝聿合上信,伸到旁邊燭火上,信轉眼被火苗吞盡。

    他拿起狼毫,在紙上寫。

    商涼玥躺在床上,聞著空氣中信被火苗燒盡的味道,聽著狼毫落在紙上沙沙的聲音。

    她想,泯州情況應是不好。

    而王爺,定然知曉。

    她能想到的,他更是能想到。

    而她擔心的,他應早有對策。

    想到此,商涼玥放下心了。

    逐漸的,睡意襲來,她沉入夢鄉。

    暗衛來,把信帶走。

    帝聿來到床前,看睡去的人。

    幾個日夜,不眠不休,只睡不到一個時辰,哪里夠。

    帝聿手在商涼玥身上拂過,商涼玥睡的更沉了。

    帝聿點了她的睡穴。

    亥時。

    黎洲城外,只聽,砰——!

    一聲重響,一個人倒在地上。

    聽見這個聲音,激烈頑強對抗黎洲城城門和城墻的遼源兵士立時看向地上。

    那里正躺著一個人。

    那人是……

    【作者題外話】:第四章,后面還有一章,明天更新~
全民街机捕鱼破解版 江苏快3计划app免费 七乐彩游戏玩法及规则 北京赛车app苹果手机 广西11选五现在走势图 如何做好短线股票 广东11选五玩法乐4规则 pk10手机版软件下载 平码用加七算法 基金最佳配置组合 极速秒秒彩是真的吗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记录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top 江苏体彩十一选5一定牛 华东15选5技巧 超级大透乐开奖结果 王中王3肖6码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