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牧龍師 > 第215章 侍刀門

第215章 侍刀門

800小說網 www.rstiyn.icu,最快更新牧龍師最新章節!

    無目邪龍身軀大范圍的蠕動著,妄想用身體最堅硬的部位來抵擋著飛劍踏雨。

    結果無目邪龍的身軀被這劍雨打得千穿百孔,許多主要蛭軀干都被直接給打爛了。

    郭昌惱羞成怒,發狂的命令著無目邪神殺死祝明朗。

    祝明朗的身邊,還有冰辰白龍守護,冰辰白龍無比靈活,甚至在無目邪龍的堡壘之身上來回跳躍,那些笨拙的爪子甚至自己纏繞在了一起,難以碰到矯健的白龍!

    找準了機會,冰辰白龍亮出了爪子,猛的從無目邪龍的頸部向下撕裂,這撕裂力量甚至分成了五道,劃出了有幾十米的長度,讓這頭無目邪龍痛苦嘶吼了起來。

    不得不承認,這無目邪龍是一個生命力極其頑強的怪物,承受了這么多劍,之前更受到了王府死侍多人攻擊,它也只在此刻出現了幾分衰弱的跡象,要僅憑祝明朗自己一人,估計殺到天亮都無法將這無目邪龍給徹底斬殺!

    祝明朗這邊在與無目邪龍正面抗衡之時,白秦安已經不知何時繞到了另外一側。

    雪白色的飛劍,來無影去無蹤,每一次都是找準無目邪龍的主軀干,即便無目邪龍是由成百上千條血蛭之龍盤曲吞噬而成,也不可能不死不滅,尤其是遭到了這么多強者圍攻的情況下。

    血如堤壩之水一樣傾瀉,無目邪龍身體明顯在干癟,它總是想要通過那些活人來汲取生命,來恢復自身的強大血煞之勢,但一直被祝明朗和白秦安兩人阻擾。

    冰辰白龍的攻擊,對它又有極其致命,隨著冰辰白龍一番突襲,近身搏斗,無目邪龍身體內的那些流動的活血也開始變得緩慢。

    冰空凋零!

    活力衰減!

    無目邪龍沒有什么關節、骨骼,它的一切強壯與力量,都來自于身體內血液管道,作為蠕軟之物,若血液不能夠快速的輸送,不能循環,它就跟一頭僵死的巨型蜈蚣沒有什么分別!

    郭昌見狀,臉色更加陰沉。

    他怎么都不會想到這碑墻中會一下子出現這么多高手!

    無目邪龍飼養了這么多年,哪怕不小心被一些所謂的名門正派給撞破,他們前來剿滅其實也是自尋死路,畢竟無目邪龍的實力放在極庭皇都中,都可以輕易的毀滅一些勢力!

    眼看著無目邪龍不斷的被截肢,郭昌開始趁亂逃走。

    他讓無目邪龍分出幾條黑血蛭龍來保護自己,然后朝著碑城之中隱去。

    留得青山在……

    只要他懂得這個秘法,無非再等個一二十年,他依舊可以飼養出一頭這樣的無目邪龍來!

    關鍵不在于這些血蛭,而在于自己這個邪龍師!

    無目邪龍在同級別的生物面前,或許不存在多么可怕的進攻與毀滅性,但它有一個巨大的優點,生命強大!

    成百上千的血蛭龍相互吞并而成,除非將所有的血蛭龍都給斬開、剁碎、泯滅,否則無目邪龍就不會徹底死亡……

    甚至,只要帶走一些最為關鍵的黑血蛭龍,精心飼養一段時間,無目邪龍可以重新活過來。

    所以無目邪龍本尊還可以在那些強者面前撐一陣子。

    “呵呵,你這狗東西,給我去死!”這時,王府的死侍首領從一旁殺了出來。

    這位死侍首領為一名用刀的修士,原本在此處調養生息的他,正好見到了這名殺死他眾多死侍手下的罪魁禍首,于是直接從陰暗處殺了出來,一刀就往郭昌的腦袋上剁來!

    郭昌根本沒有想到這里還藏著一人,最重要的是這人修為也是君級的!

    這一刀,將郭昌的腦袋給直接給削了下來,頭顱像西瓜一樣滾落在地上。

    一時間,那些原本追隨在郭昌身邊的黑血蛭龍開始瘋狂的爭搶噴出的活血,其中一只甚至鉆入到了郭昌的斷頸處,死死的往他體內鉆去。

    郭昌的腦袋停在了墻邊,他瞪大了一雙眼睛,滿臉的難以置信,甚至在死前他還看到了自己飼養的黑血蛭龍貪婪的連他都不放過!

    不過,最讓郭昌死不瞑目的是,他將無目邪龍藏得很完美,究竟是怎么被這些人識破的?

    郭昌若是知道這世間還存在預言師這樣的神凡,怕是那具被黑血志龍吸食得干癟的尸體都還會再抽搐幾次!

    “呵呵,好刀法啊,不知閣下又是師從何處呢,江湖逍遙自在,做一位俠義刀師不很好嗎,為什么要給某些權貴當狗?”這時,一個聲音毫無征兆的從墻上響起。

    王府死侍首領大驚,猛的抬頭,看到一人環抱著一柄古劍,目光冷漠的注視著他。

    此人身上氣息很隱晦,這位死侍首領甚至都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要是對方剛才一劍刺下,自己怕是很難躲開。

    但對方沒有。

    似乎不屑于這樣的偷襲。

    刀師死侍深呼吸一口氣,提著那刀,連續朝著地面一陣快斬,竟將那些黑血蛭龍全部給殺死!

    刀師并不是在為名除害,他的刀,在連續斬滅幾個龍魂時,突然變得鋒銳起來,仿佛將那幾頭黑血蛭龍的死魂化作了某種古怪的力量,注入到了他這柄刀中!

    “侍刀門?”遙山劍宗堂主吳楓一眼就看出了對方這門道,露出了幾分詫異之色。

    “哼,斬了你,我將你的亡魂囚于我刀中!”侍刀師說道。

    吳楓笑了,笑容中帶著幾分嘲意。

    原本他就一直守在這碑墻后頭,防止無目教的人趁亂逃跑,同時也處理掉這些不知死活的王府死侍,總之今天不管是死侍還是教徒,一個都別想從這里活著出去。

    正好,這死侍首領一刀剁了無目教的頭目郭昌,倒不用臟了他的劍。

    至于這個死侍首領,修為似乎不低,但還沒有到能夠和他這劍宗堂主抗衡的地步。

    “侍刀門,曾經也算是可以與我們遙山劍宗齊名的了,要你們門內盡是你這樣趨炎附勢的走狗,也難怪會逐漸沒落!”吳楓從城墻上飄了下來。

    他緩緩的取出了懷中之劍,并將劍鞘拋向了空中。
全民街机捕鱼破解版 极速11选5投注技巧 深圳风采中奖概率最高 基金配资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的原理 举例 快3开奖结果广西 天律体彩11选5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预测推荐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 小说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选走势图 北京赛车预测网址最全 幸运28长期挂机模式 内蒙快3走势图今天 快乐十二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专家推荐预测 新疆11选5开奖 查询